darryl

我深知,只有在来世,才可以重享如当年一般纯粹而热烈的夏日时光。不过没关系,只要是有你存在的维度,我这沉重又满是疮痍的灵魂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在坠入无尽痛苦之前,在最后一次呼唤你的名字时,将得到永恒的救赎。

最令我惊讶的是,我本以为与你分别过后,这份难耐的情感也会如同潮汐一般逐渐褪去,可事实却恰恰相反——你的面容的幻象常常出现在我那些羞于启齿的梦中。但我心中明白,我可以抛弃一切,只为了把一生都赌注在这虚幻的时光中。

世界因你而改变,因为你是象牙与黄金所造,你嘴唇的曲线将重写历史。

除了一张照片外,我不曾拥有你的一丝一毫。但令人欣慰的是,即便对光阴的流逝无能为力,我依旧可以感觉得到,有一种飘忽不定的事物,也许那是你的灵魂不经意间施舍的残破碎片,围绕着我。我生命的河床并非因你的离去而干涸或被悲伤所填满,这里仍是波光粼粼,新奇的思想与无尽的灵感涌入其中,水鸟翩跹吟唱,永不迁徙。